看过本文的还看了

相关文献

该作者的其他文献

CADAL相关文献

文献详情 >论《三国志演义》之行文“重复”及其叙事效果 收藏

论《三国志演义》之行文“重复”及其叙事效果

On “Repetition” and Its Narrative Effect i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作     者:李桂奎 LI Gui-kui (School of Humanities,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Shanghai 200433 )

作者机构: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上海200433 

出 版 物:《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Shanghai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 Edition))

年 卷 期:2014年第31卷第3期

页      面:82-93页

核心收录:

学科分类:05[文学] 0501[文学-中国语言文学] 

基  金:教育部2012年“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项目(NCET-12-0905) 

主  题:修辞功能 前伏后应 旧事重提 衍生意蕴 熟悉化”审美 

摘      要:《三国志演义》不仅与秦汉以来的史传文学发生先后文本互涉,而且还在其文本内部形成难以计数的大量“重复。这些纷呈迭现的行文“重复,大略可分为言语、修辞格等层面的“叙述用语重复和事件或场景等层面的“所叙故事重复两种形态。前者多用以叙述瞬间之事,后者多用以叙述时空跨度较大之事。除了不断地重申某些信念或伦理道德,小说还不断地“提起前事,制造一系列“重复,从而建立起眼前事与往事的逻辑联系,不仅增强了小说结构的严谨细密,而且增添了多种附加涵义。同时,在这部经典小说中,“关合、“映照性的行文“重复不仅呼应了传统“前伏后应叙事之道,而且带有反讽等修辞色彩。另外,行文“重复具有“老生常谈性质,令人感到似曾相识而又似是而非。作者善于把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及英雄人物悲剧的发生归因于惩罚家人或下属,并善于抓住人物的个性化相貌以及日常生活大做文章,形成“祸起萧墙、“饮酒误事等行文“重复系列。从创作心态看,无论是作者“津津乐道或“念念不忘,还是“敝帚自珍,各式“重复大多旨在创造某种“熟悉化审美妙致。

读者评论 与其他读者分享你的观点

用户名:未登录
我的评分